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000ok玩家攻略 >> 内容

自从师兄走后,江湖中本就未几的朋友徐徐也不怎么来了

时间:2020/12/21 19:32:04 点击:

  核心提示:'啊?'我惊奇于这故事结局的溘然与离奇:'岂非,你师父他,会....'她转向我,目光竟已恢复了初时的清澈与平静.她会意地淡淡一笑:'不可能的,师兄的武功早就已经超过师父了,况且师父从小便待我们有如亲出...
"啊?"我惊奇于这故事结局的溘然与离奇:"岂非,你师父他,会...."她转向我,目光竟已恢复了初时的清澈与平静.她会意地淡淡一笑:"不可能的,师兄的武功早就已经超过师父了,况且师父从小便待我们有如亲出,因此我至今依然想不出师父到底对师兄说了些什么竟会让他一夜之间弃我而去."
我长长地出了口吻:"多久了?"
她长长地出了口吻:"三年."
我说:"这里便是当年你们隐居之处对么?"
她轻轻地点头,然后环顾周围:"嗯,你看这些玫瑰."
"可房子里怎么会那样呢?"
她叹气:"自从师兄走后,江湖中本就未几的朋友徐徐也不怎么来了,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开始有些抱非份之想的登徒子逐日里到这儿骚扰,我无奈之下只有退避,这里便愈来愈乱了.但附近的玫瑰花我一直都精心照料的."
我顿似乎明白了,房子里的人原本都是贪恋她的美色而会萃此处的,而时日久了,才致本日这般鱼龙混杂.
"哦,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她轻轻一笑:"你叫我天逸oO飘零雪好了."
我亦一笑:"好啊.哦对了,我怎么会溘然失去知觉的呢?"
"几年来固然夜总会里什么人都来,但他们对我及师兄仍是有着一丝惧意的,他们始终恪守着师兄当初定下的规矩,就是毫不可以步入到玫瑰花丛中来,因此我才能得以在这里照料这些花.但他们之间可就没那么多顾虑了,而且有很多人并非因我而来,这里早已成了江湖中的一个驿站了,里面什么样的人都可能有,因此争斗拼杀不断,流血事件也时有发生.方才有人捣乱,大概你不小心被人误伤了吧."她又轻笑一声:"你不会武功呀?"
我有种被轻视的感觉,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其实没什么值得人正视的,我傻傻地笑:"嗯."
她敛起笑脸:"那你仍是趁早回家吧,江湖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你既不懂武功又不似工于心计,江湖不适合你."
"江湖?江湖是什么?"
她愕然地望着我:"江湖,江湖就是江湖,一个让人心旌动摇也让人心惊肉跳的地方.远不如家."
"家?我没有家."
"但江湖不可能成为你的家的."
我苦笑:"我不知道江湖,也不知道家,或许我只能这样浪荡了."
她苦笑,摇头:"这样,你随时会没命的.
"我的命很贱.
她象望个怪物一样望着我,望了片刻.然后才缓缓道:"那我先容一个去处给你吧,翻过前边那座山,再度过一条河,有一处清幽的庄园,唤作寻梦领地,主人天狼朴重好客,你去了想必他会欢喜."
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她低下头:"你该走了,你已经破坏了师兄的规矩了呢."
我说:"哦."
她笑笑:"不外你不算江湖中人."
我说:哦."然后站起身.
她说:"你走吧,还等什么?"
要说那时我就是愚笨,连声谢谢也未说,回身便向花丛外走去.
背后传来她的声音:"嗨!忘了问你的名字呢?"
我停下,并未回身:"残月."
她好象是笑了:"真是好名字.对了假如你能赶上我师兄,请你告诉他我还在这里等他好么?"
她的语气溘然变得骄傲无比:"他的名字叫唏嘘的须根!"
我那时心中竟溘然觉得说不出的难熬难过,泪水刹时盈满眼眶,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知道,我摸了摸腰间的锈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受伤的缘故,总觉得胸脯挺得不是很直.
我走出花丛,心中暗道,我便偏不去寻梦领地,看看江湖能奈我何.于是便径直朝着相反的方向蹒跚而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新开传奇网站(www.3000ak.com) © 2021 版权所有
  • www.3000ak.com